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刘波涛:性感的营销

新锐新营销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现任《新营销》杂志副主编,南方都市报专栏作者,营销策划人,在人民日报、广州日报等权威主流媒体发表文章近百万字,多家权威媒体的专栏作者。著有《大清CEO康熙回忆录》、《挑战百万年薪》等具有影响力的财经书籍。lbtpower@hotmail.com 13922343022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康熙回忆录》31苏克萨哈事件:公司利益至上  

2007-02-04 19:04:46|  分类: 《康熙回忆录》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1664年6月5日,我低调重返大清,为了全面支持我,祖母退居幕后。

从我回来的第一天起,索尼就请了一段三个月的长病假。索尼选择此时“称病”,显然表明他对未来的管理层变局并不十分确定,处于一种摇摆的状态,同时也说明,索尼并未与鳌拜联合起来。

这真是一场激烈的政治斗争。从我重新踏进天朝广场的第一天开始,我感觉到鳌拜的敌对情绪。鳌拜的办公室和我的办公室一墙之隔,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,这对我和鳌拜都是一种煎熬。我知道,应对鳌拜的挑战与威胁成为了我在初次涉足商场的最险恶硬仗。

在大清几十年来,鳌拜做了他感到“引以为豪”的三件大事:头一件事是协助祖父皇太极成功收购大明集团;第二件事是在拥立我父亲为大清的继任者;第三件事是并购了一批牧场,提拔了一批满人。

由此,他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自己是大清无比依赖的指导力量,他认为自己管理大清是理所应当的,他的理由很充分――我“尚在年幼”。他在许多场合喜欢运用“帮助大清”等字眼,来渲染自己危难中挽救大清集团的救世主角色。

自从我回归大清后,他的这种专横跋扈表现的更加激烈,直至鳌拜擅自开除苏克萨哈,我已忍无可忍。

在我创办康朝的一年多时间里,大多数的重大决策都是鳌拜代理决策,其他人大都是附议,苏克沙哈虽然有时反对,但往往无济于事。在我离开的那段日子,鳌拜几乎是“一言堂”。

大清集团的决策委员会是一个核心执行层,由鳌拜、索尼、苏克沙哈、遏必隆所构成,这四人决定了大清几乎所有重大决策。媒体曾经戏称大清的决策委员会“四人团队、三个派系”。在媒体眼中,这三个派系为:

一为我为代表的“玄烨系”,成员有苏克沙哈等人,反对鳌拜的“高速扩张”战略,苏克沙哈也是大清集团几十年的老员工、我父亲最为得力的高级管理者之一,他是保守管理思想的典型代表,他认为,忠于公司是一个员工最基本的道德素养,他不认同鳌拜的过度扩张战略,更鄙夷鳌拜的损公营私行为,由此他得罪了鳌拜;

二为索尼系,他代表是开明的创业元老们,他们大都处于半退休状态,但集团内具有不容质疑的影响力,他们奉行父亲时代的管理准则、对大清集团具有深厚的感情。在这四人决策委员会中,苏克沙哈是一个最让我放心的人。

三为鳌拜系,成员有班布尔善、遏必隆等人,此派系权利最大、影响最深,管理中层几乎大半都属此派系。

我继任大清集团董事长之后,鉴于年幼,由我祖母代理行使早会的主持权;后来我创立康朝离开大清,祖母年老多病,每天的早会主持权暂由鳌拜署理。在大清集团,早会主持人并不代表任何行政职位,但象征着集团公司的最高权威。我重返大清后,按理鳌拜应该辞让早会主持人身份,但是鳌拜不仅没有放弃这种身份,反而更加独断专权。

在一次决策委员会上,鳌拜提议免去苏纳海、朱昌祚、王登联的职位,原因是“在牧场并购计划中,此三人擅自撤除资金,导致大幅亏损。”

大清集团由八个公司组成,其中正黄旗公司、镶黄旗公司和正白旗公司是大清集团的主要赢利公司,被称为“上三旗”。祖父去世后,在正黄旗公司索尼、镶黄旗公司鳌拜、遏必隆拥立下,父亲顺利继任为大清集团的继任者,他二人由此与多尔衮结怨。

后多尔衮利用大清集团执行总裁职务之便,将镶黄旗公司几块有潜力的地皮划入正白旗公司名下,双方矛盾进一步激化。多尔衮去世后,苏克萨哈成为了正白旗公司董事长,鳌拜趁机便要换回那几块地皮,这便是“换地运动”。

鳌拜担任公司执行总裁期间,掌管着大清在内蒙古几大牧场的经营权。1661年,为了谋取私利,鳌拜利用大清集团的资金在内蒙古大肆收购牧场,然后将牧场平价甚至低价出售给镶黄旗公司(鳌拜、遏必隆为主要股东)。这便是圈地运动。

苏纳海、朱昌祚、王登联认为这几块地皮已商业运作了十几年,如果再行换地,不仅工程浩大不说,更容易激发公司间的内讧,于是写了联名写一个《换地疏》的意见。在意见中,他们三人也揭露了鳌拜“圈地”的真相。他们三人的辞职就因此事起。

苏纳海、朱昌祚、王登联办完辞职手续的那天晚上,在一家小酒馆里,我与苏克萨哈交心而谈:“苏总,请你代我向三位饯行,也枉费了他们在大清服务了这么多年。”

“康总,您可别这么说。他们三个太激进了,不识韬晦之道。鳌拜在一天,大清将永无宁日。剪除此顽,您还得动用些非常手段,一将功成万骨枯,古来征战几人回,自古如此。要成功就得有所牺牲,他们三人的辞职为大清带来难得的稳定,走亦无憾。如果有朝一日需要我走,我当即递上辞呈,别无他言!”苏克萨哈的话深深震撼了我。

苏纳海、朱昌祚、王登联被辞的消息一传开,公司上下议论纷纷。有说,此三人尽忠尽责,为公司拼搏奋斗多年,仅仅因为一份建议书就被开除,鸟尽弓藏、兔死狐悲,实在令人心寒;有猜测说,康熙拿此三人开刀是为了安抚和献媚鳌拜,上梁不正下梁歪,员工们都巴结鳌拜去,谁还来实心办事?实在可悲!更有人危言耸听,公司如此不分青红皂白,随便开除员工,视员工如草芥,长此以往,人心涣散,大清必倒!人言可畏,不一而举。谁能体会我的苦衷呢?

对当时的大清来说,如果对历史纷争纠缠不休,大清极有可能陷入纷乱、动荡与分裂中,重蹈大明集团的覆辙。这是我一直坚决反对换地与圈地的真正原因。但鳌拜为了镶黄旗公司的利益一意孤行,遏必隆默许,索尼病危,谁又能力挽狂澜,制止这一切?正如熊赐履的那句感叹:可惜了这三个人才哪,但又有什么法子呢?

多少人身不由己,高处不胜寒,东汉最后一任CEO刘协被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,他又有何法子呢?身在富贵家,不知愁滋味,都是文人们的妄臆之词。多少江山风云,藏尽多少愁苦,身在这权与势的世界里,就得接受这权与势的规则。

有人说我天生好命,如果有朝一日我真能卸下这千钧重担,那真是谢天谢地。多少惊风密雨,皆因这权与势所起。自古以来,哪一次的新老更替,没有惊心动魄的争斗?

多尔衮与豪格为了继任权剑拔弩张,势同水火,最后不得不让于年幼的父亲。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好日子的到来。每日里,父亲如坐针毡,不敢造次半步,整整做了多尔衮七年的傀儡,其中的苦楚有谁人能知?如今,鳌拜专横跋扈步步为营,君不君,臣不臣,我的苦又有谁人知?

有人说商场的竞争是尔虞我诈,官场上的竞争是勾心斗角,职场上的竞争是你倾我轧。此言虽有偏颇,但却未尝不是许多人的生存哲学。在一个棋局中,每一个人都是棋子,每个人都在博弈,输赢一线间,谁又能抛得开这残酷的规则呢?

一个人过于仁慈就很难有成就。我时常想,如果不是生长这个显赫的家庭,如我这般宽仁性格的人还能否成功?答案是否定的。一个杀伐决断尚存仁慈之心的人,很难体会到竞争的残酷、成功的不易。一将功成万骨枯,古来征战几人回,成功就是一场攻伐之战,杀身成仁,难免有牺牲。

物竞天择,是一个族群的竞争。族群败,皮之不存毛将焉附?古来开疆拓土,不知牺牲几许无名英雄,但正是这牺牲,造就了千秋的伟业。正如苏克萨哈所说:“身在战场中,当循杀伐道。”竞争何尝不是一个战场呢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